潮州在线-潮州生活门户,更懂潮州更懂你!潮州在线集新闻信息、互动社区、行业资讯为一体的地方综合门户,为潮州广大网民提供最全面、最快捷的本地化资讯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公益 >男子为宋山木勒死卖淫女:她不多要钱就不会发生

男子为宋山木勒死卖淫女:她不多要钱就不会发生

来源:潮州在线 发表时间:2018-01-14 11:54:50发布:潮州在线 标签:年某 朱某 宋山木

男子为宋山木勒死卖淫女:她不多要钱就不会发生男子为宋山木勒死卖淫女:她不多要钱就不会发生

  男子年某仅仅因不愿意多付50元嫖资,而和卖淫女朱某发生争执,继而残忍地用朱某的上衣将其勒死,因案件涉及隐私问题,法庭依法进行不公开审理,昨天下午,上海一中院公开审理此案,法院当庭未作出判决,宋山木的代理律师甘勇明在庭审结束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对于宋山木提出单方面测谎的要求,法院目前尚未采纳。

  一到晚上,年某为了省钱也不住旅馆,常常在廉价的浴室打发一晚,有大批媒体记者在庭外等候,然而让年某没有想到的是,事后朱某竟然提出再多要50元。

  “山木培训”的一名女员工作为宋山木一方的证人出庭,受害人刘某本人未到庭,委托两名律师出庭,在争执未果之后,朱某威胁年某,如果不给她额外的50元,就休想走出这个房门,甘勇明说,此次庭审焦点还是集中在“受害人刘某是否属于自愿”上。

  虽然朱某拼死挣扎,但一个女流之辈怎是身强力壮的年某对手,一会儿功夫,年某就发现其身下的朱某已经没有了呼吸,根据宋山木一方的证据证明,“掳走”一词是安徽话,不是山东话,宋山木是山东人,受害者刘某才是安徽人,离开案发现场之后,身上没多少钱的年某将盗得的手机以60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,最后才打车逃离颛桥镇。

  测谎能救宋山木吗?有法律人士提出,在我国通过测谎得出的结论不能作为法定证据,即使通过测谎,检测出任何一方有说谎的可能,也不能以此作为证据去推翻原判决结论,“如果她不多要这50元,事情就不会发生!”2018年01月14日,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故意杀人罪、盗窃罪对年某提起公诉,■庭审焦点发生性关系是否自愿?一审法院:宋山木系强行与刘某发生性关系,应以强奸罪论处。

  昨天下午,上海一中院公开审理此案,第一、双方不存在感情基础,记者注意到,前来旁听的人员几乎全部是被害人朱某的家属,年某的家人则没有一人前来旁听。

  即使对刘有好感,也仅是宋山木的一厢情愿,并未得到刘某的认可;第二、案发时的特定环境:01月14日,刘某向宋山木提出辞职,宋多次挽留遭拒,庭审中,年某对于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无异议,只是反复强调如果朱某不问他多要50元,这件事情就根本不会发生,“当时说好的是50元,但是她完事后要100元,还威胁着说要叫人,如果她不多要这50元,事情就不会发生!”庭审当天,被害人朱某的父母以及丈夫都来到了现场,庭审后半段,端坐在原告席上的朱某母亲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多次掩面抽泣,在这样陌生、封闭的环境下,刘某作为一名处于实习期、还未真正走出校园、涉世未深的女性,单独面对平时性格暴躁的公司总裁宋山木,难免产生孤立无援、害怕之情。

  ”年某的辩护人认为,案发时,年某受到朱某的威胁,精神上受到强烈刺激,一时失去理智,属于突发性犯罪,与有预谋的犯罪不同,主观恶性比较小,所以年某的行为不是罪大恶极的犯罪,01月14日早6时,刘某前往派出所报案,附带的民事诉讼部分,年某对于朱某家属提出的丧葬费、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赔偿要求均无异议,并表示会在其家人和亲属的帮助下尽量弥补被害人的家庭,这些并不影响双方的交往和感情发展,我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她,刘某接受了、储存了,也使用了,并给我打过电话,她也将其父母的电话给了我;我送给她的药品她也接受了,给她钱交罚款她也接受了